站点地图|English

故事十二:最香甜的一觉

时间:2006年10月8日凌晨5点
地点:建管会临时办公室
    完成最后一处保洁、检查完最后一个宿舍后,已是天色发白,建设者们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办公室。李敏又转了一圈,才往回走。当推开办公室的门时,他惊住了,所有的椅子、凳子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,盖着军大衣,呼呼大睡。一瞬间,他马上想起当年解放军解放上海后,上海市民一早打开家门,看见横睡在马路上的无数战士。望着可敬可亲的“战友”们,这位坚强的汉子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。3个小时后,2006级学子来校报到。
故事十三:只为了开学前通上水

      “水是生命之源”,假如一天没供水,金沙两万名师生的生活会受到怎样的影响?与大家生活息息相关的水泵房,座落在大门左侧。为了增加感性认识,采访过程中,大家参观了控制全校供水、每天最大运营量达3600吨水的水泵房。站在两层楼的高度,听着水泵发动机轰鸣作响,看着离地几米高的管道,想象着曾经有人不顾生命安危,像练平衡木一样在悬空的管道上来来回回,就为让学生们及时用上水。
     “2005年10月8日,05级学生这天开学,润园宿舍那边要交付。当天凌晨,调试水的时候,水居然打不上去,查来查去,开始以为是管道原因。因为大家学校管道很长,有几十公里,都是大管道,而且有高有低,过桥的时候有转弯,学校桥又多。按照规定要求,每个转弯口上面都要有个排气孔。如果水泵停了,再打的时候,管理里面会有空气,空气很容易在顶端滞留形成阻塞,水就打不过去。当时那天水怎么也打不到润园学生宿舍(当时一期只有润园宿舍),大家急死了,到处找原因,把几个高点都找完了,还找不到原因。回头又到水泵房去查,当时水泵房里还没有灯,大家几个人打着矿灯(当时整个校园还很荒,大家每天晚上到工地去都要靠着矿灯),袁培琪爬到水泵房的管道上面去检查。管道离地有几米高,大家几个很紧张他的安全,但没有办法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口述者,吴庆龙
    “水泵房的项目是我负责的。水泵房工期特别短,要求是60天时间把这个项目干完,连土建带安装,非常紧张。那天的水泵房,一半还处于施工状态,一半是要交付使用,整个新校区没有水使用肯定是不行的。发现水送不上去大概是凌晨3、4点钟,而天一亮就是新生开学,没水用肯定不行。我很着急,我以前学的是给排水,应该说还是比较专业的。跑到水泵房后,我先调阀门,看它的压力。当时脚手架已经拆了,我又爬到泵房里面的管道上,那里很高,确实很危险。过了一会儿,郭宏之、吴庆龙、李敏他们也都赶了过来,我当时就像个傻猴子一样在水管上面来回检查。原理是这样的,水泵启动后,由于水泵沿线比较长,有可能水管往外翻水时,空气会把水管堵住了,也就是‘气阻现象’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只有在水泵启动以后,通过阀门来控制流量,让空气慢慢排出去。而阀门就是在水管上面的,所以必须要爬到水管上去控制阀门,把空气排掉。当时也顾不了许多,心里很着急,项目已经搞成了,结果没有水,学生又开学了,很紧急啊。后来总算修好了,水送上去以后,就回去睡觉,已经是5点多钟了,想睡也睡不着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口述者,袁培琪

责任编辑: 李绘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