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点地图|English

金沙的石与湖

 

石头记

金沙的石头,不唯风骨,更是气魄。

横亘在润泽广场上的这块大石,祖籍宜兴,采自大山,得天然之野趣和自然之伟力。这块一百二十吨的大石,是削落的山冠,如鬼斧横空劈下,长相却端正持严。在碾过了200多公里的土地,以每小时十公里的速度挪了一天一夜、爆了六个车轮胎后才来到南京,当时的润泽广场还只是一滩泥泞,临时筑了一条石路,用了粗大的链子和三角支架,在几十个人的汗水和号子里落座到现在这个位置。从宜兴到南京,是一天一夜的奔波;从南京到金沙,是一步一挪的谨慎。

近近审视,这块巨石的腠理粗朴之中不失细腻,文胜质则史,质胜文则野,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小树小草,生长其上,分外青葱可爱,刚柔相济,坚硬之物也能养物,大化造人,难以言表。日暮时分,有一只白色的小肥猫常蹲踞在大石之侧,许久不离开,它也感受到了石头的温度了吗?

这块从江阴市政府手中“抢”下的巨石,没有传统古典园林中可见的太湖石的“瘦、漏、皱、透”,而是平凡的诗意,浑朴的大气。它是屏障,掩住后院的风景,它是巨碑,镇守着金沙的土地,它是根底尚浅的金沙的底盘,承载着梦想的美丽与失落的痛苦,守护着金沙飞扬轻舞的青春,它——

像根一样扎在泥土里,卫护着一颗种子的梦想,期盼着枝叶葳蕤,花繁鸟盛。

石头,也是有生命的。一种更恒久更宏大坚韧的生命。

湖畔草坪上,醉汉般躺着的,小孩般圆润滚爬的,青年般头角峥嵘的,雅士般风骨嶙峋的,那一块块小石,学名叫水浪石,错落有致,野趣盎然,试试推推它们吧,你会发现它们纹丝不动。个儿虽小,其志弥坚(其实是安全工作做得好啦,底下密密地扎了很多桩)。还记得湖边的作人立状的与其说是石块不如说是石柱的大石吗?无名无字,浑朴天真,如史前巨柱,与洪荒一体,蓝天黄石,苍莽厚重。当你走过湖边的桃红柳绿时,还曾抬眼望一望这块坚守的大石?竞秀楼前那块红润的大石,则酡红着脸如酒醉一般,你越近看他,他越如害羞般愈发从里红起来,衬着一丛疏竹,古朴得可爱。这些石块,散落各处,和大荒山青埂峰下那块巨石一样,各有各的因缘与故事,等着人们的发掘。

暮霭升起,老山的青黛色愈益凝重,这些小石大石呼应着绵绵山脉里涌动的生机,也格外灵动。永恒的肃穆和庄重,仿如地气一般,笼罩着金沙的一片天空。山情水态,花容柳貌,气韵流转,含蕴无穷,滋润着金沙的一方田地。

金沙的石,养护着生命的沉甸甸的质感。

润泽湖

你来过金沙吗?

当你穿过广场,还在惊叹着那份阔朗那份典雅时,脚下温情脉脉地已经响起了湖的絮语。紧走几步——

呀!一泓温柔的水,一泓碧波荡漾。

金沙最明媚最澄澈的眼波在撩你,金沙最清亮最流丽的语丝在滋润你,金沙最博大最宽厚的胸怀在摩挲你。你走到这里,就有一种深深的感动,你明白,金沙的心,就在这里。金沙的心湖。

你知道,金沙一定不缺什么了,汩汩,潺潺,涓涓,哗哗,——

生命不缺什么了,叮叮咚咚,铿铿锵锵,澎澎湃湃,潇潇,甚至滴滴沥沥,嘁嘁喳喳。

水“善利万物而不争”,上善莫若水。这么一泓清亮的水,孕育着智慧和大爱,是以最沉默的声音诉说着最动人最亲切的话语。风起,涟漪顿生,水在说话;雨来,微丝串珠,水在说话。水,是云,是雾,是冰,是雪。水,是花,是叶,是果。水,是天,是地,是人。

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温润而泽,仁也。

懂水方能懂人。与其塞之,不如因之。与其决之,不如导之。水的智慧何尝不是人的智慧?人与水的关系何尝不是人与人的关系?春风桃李花开日,春风化雨,方能杏坛升帐,桃李芬芳。

你知道吗?润泽湖底曾有三个大坑,那是校长为了保质保量完成工程,立誓,若不能按期完成,三个主要负责人就从这三个坑跳下去。这静默的慈爱的水,如今早已淹没了一切痕迹。一切豪言壮语,必将逝去,唯有精诚与勇力的结晶,唯有成果,留于他人或后人昭昭然共赏、欣欣然共享。

与人相争,匹夫之勇,树人大计,方为大勇。为了育人的根本、办学的信念,把一切做到最善最圆满最无可挑剔吧。这温润的湖,应当由最和谐最饱满的圆来配合,共建另一更大更完满的圆。因之而来的,也是更大的工程量,在榨过的海绵一样再也挤不出的时间里,为了一个完美,为了一个“给予学子最好的”心愿,选择了圆形的水面和木道。

环湖的木桥,是圆形的月儿,行步其上,波光水色自来相亲,一抬头,棕榈树的叶儿,沙沙地摇曳出一点异域风情。环湖一周,脚步缓和了,心态柔和了,世界温和了。人与天空更接近了,与高峻、超拔更接近了,与宇宙大化更接近了,与敬畏感恩更接近了,与大爱大善更接近了。

你和金沙的夜约会过吗?

夜色里的金沙,灯光揉碎在一湖静水,远处华灯晕染出的高楼的倩影,倒映着还原出一份水色的旖旎风光。而那些散落在草丛里、树阴下、石头侧的黄色的灯,恰如温暖的眼睛,可爱的星星,晚风里,月色下,共同织出一匹迷离的纱,比那最透明最纤细的吴丝更轻更柔。

木栈桥上,仿如屐声过处,声声清脆,是金沙静谧里格外撼人的心跳。而在白日,这白色的栏杆,就是这湖的腰带,空灵而剔透,一片湖面,没有“隔”,只有性灵的自由飞翔,没有“遮”,只有思想的坦荡交流。无遮无隔,便无臆断,便无猜忌,便无门户之见,才有学术的造诣,才有人生的大境界。

润泽湖,坦坦荡荡着,没有栏杆的束缚,她用近处一至两米的浅水区来表达她亲人爱人的诚意(严格按照安全要求规范),而非任何障碍来阻止人的靠近。自由的空间,让精神高蹈飞舞,让生命有“振衣千仞岗,濯足万里流”的气概。这种气概,是润泽湖意欲沾溉百世来实现的,是润泽湖从一碗之大就开始渴望创造的。纵然仅能容蛙,又怎能囿于池塘?

金沙的学生,如何能忘记那诗情满溢的“昨夜星辰昨夜风”,如何能忘记如梦如诗的韶华的情怀?

金沙的学生,假以时日,会在这份难以忘怀里,更深刻地懂得,这份儒雅温润,这份清明澄澈,这份赤诚自由,会濡湿追抚往昔的梦境,会浸润融入血液的人格与气质,会涤荡灵魂深处的杂质,还生命一份温情和纯洁!(钮雍蓉

金沙报第303

责任编辑: admin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