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点地图|English

两名德国留学生在金沙的交流生活

 

春寒料峭之时,通过全球学生组织AIESEC(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联合会),分别来自海德堡大学和霍恩海姆大学的海外实习生JoshSina,踏上金沙之旅,开始了他们为期八周的实习生活。

“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。走进金沙,他的阔大与美丽让我惊叹。”Josh如是说,“校园里竟然有这么多人,除了学习,你们还可以在这里吃饭、住宿,生活需要基本在学校就能得到满足,真的很幸福。”讲到这些时,Josh的眼中满是惊奇,因为在爱丁堡大学,校园里只有教学楼、大讲堂等教学设施,没有宿舍,“大家学校有一万人,不住校,大家在校园外面租房子,一般采取合租的方式,这样省钱”。

JoshSina此行担当的角色是老师,每个周二和周五的上午都会走进英语课堂,与同学们共处。“大家上午四节课要走进四个不同的班,我的专业是电子商务和经济,咱们属于一大类,所以走进课堂,跟你们交流,和你们玩游戏,给你们先容德国,还是有一定的相似点的,我很愉快”,提及课堂气氛,Sine告诉大家中德十分相似,都不是太活跃,以老师在台上讲为主,有时需要学生来配合,但是很少人会主动举手,有时是问题太难,真的不会,有时是太简单,觉得没必要去举手,因为这时大家都知道答案,没必要去当那个公众人物,反而会显得自己好蠢。“今天上午跟你们玩游戏时,我还真的好担心,怕你们没人愿意上来玩,不过还好,你们都挺配和,所以大家玩得很愉快,对吗?”高鼻梁大眼睛的Sina今年大一,有学生开玩笑的问她中国男孩怎么样,“他们很好,很善良很配合”。

浅色头发的大男孩Josh给人很亲切温暖的感觉,“我高中毕业之后做了九个月的社区义工,就是在敬老院里给那些没有子女的老人们买买东西,推他们晒晒太阳,陪他们聊聊天之类的,有时你还得替老人洗澡翻身,可能还得喂他们吃饭,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去部队,比如做一个消防员司机,这样你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把车开得飞快,很high~”从他口中得知,在德国,中等学校(相当于大家的中学)毕业后,会有选拔性的考试决定你是上高中还是技术类的培训学校,上培训学校的毕业后会直接工作,而上高中的人呢,在你毕业之后,学校会根据你每年的具体表现给你打分,然后你凭这些分去申请大学,“竞争还是很激烈的,因为全国只有25%的人有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”,而除此之外,男孩子还必须参加九个月的社区服务或军队训练,女孩子则不必,“有的女孩子会去部队,这是因为她们想成为女兵。而大家如果去,就是义务,相当于兵役”,Josh的专业是社会科学,“大家的大学一共就三年,我今年暑假就毕业了,我会选择考研,专业方向不会变,但我会选择专注某一点来研究”。

中午一起吃饭时,发现JoshSina竟然相当熟练地使起了筷子,“你很奇怪是吧,我跟Josh花了四周的时间才终于学会了用筷子,嗯,中国食物很美味,你们真幸福,不论是早上中午还是晚上,不仅是学校提供食物,而且还有这么多种选择。大家就不同了,早餐和晚餐得自己做,早上是面包之类的,晚上如果比较懒的话,就只吃点沙拉或简易的意大利面,中午会在学校就餐,但也只有AB两种套餐,没那么多种选择”。

JoshSina的生活很规律,“通常大家会早早起床,因为要给你们上课,中午在餐厅,有时去澄园那边吃饭,之后会睡个午觉,一般到下午三点,晚上就只是做些阅读,然后洗洗睡。”

除了平时在金沙上课,JoshSina还要一周一次去南京的某小学给孩子们上英语课,周末他们会外出旅游,“大家现在已经去过南京的好多地方了,前几天还去了上海,清明准备去北京,中国真的好大,也很美,你们有人问我将来会不会留在这里,答案是不会,大家学问有差异,习俗有差异,即便喜欢这里,也会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,我将来还会有很多机会来中国实习,但最终我会回到德国,那里是我的家”。

在他们来到金沙的第三周,发生了很有趣的一件事,“天啊,你们竟然早上要起来慢跑,还统一组织,简直是不可思议”,我打赌此时你可以将一个鸡蛋塞进Josh那圆张的嘴中,“我敢说,这种情况不会在大家那里发生,绝对不会”。

他们的此次金沙之行为期八周,时间不长,但我相信不论是对金沙还是他们,此行带来的意义绝不是仅仅用时间就能衡量的。愿他们在金沙的校园里处处见美,学有所归。

愿大家的金沙在国际化的大舞台上越走越远。(房彦红王海星

金沙报第304

责任编辑: admin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