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点地图|English

润园的栀子花

 

金沙有许多留人驻足的景致。

春天的黄昏,太阳沉了一半的时候,站在沁园的大梯阶上看盖了红色纱毯的校园,你忍不住会爱上轻纱下的美人。有个朋友跟我说,泽园四站后面的柏油路是幅完美的构图,不过也非得等到傍晚,稀稀疏疏的梧桐才显出憔悴,而小土丘开始安静。也许你没去过那小丘后面,告诉你,那里有一片小池塘,学校的花圃也在那呢。初夏去两座文字楼之间看看石榴花吧,或者就在润泽大道上摘一束放荡的海棠。如果刚从图书馆出来,往文心走,你是否留心到校车道的斜坡上那一大片的紫色,时间不长,从四月底只会到五月中。沁园的同学,新教那儿的假山很漂亮,但你得一个人去,那边的大树可害羞得很。

然而,这每一样都没有六月润园的栀子花来得可爱!

住在润园的人大概不知道泽园人的嫉妒。每到六月,润园的空气里就弥漫着既浓又淡的话梅香,从竞慧蔓延到文济,蔓延到食堂外,钻进超市里,一直到润园底站。细心一点的人,还会在泽园超市和一站边上注意到——没错,就是整齐开在路边的栀子花!沉寂了一年,似乎是在一夜之间,那些圆乎乎胖墩墩的,平时里最容易被忽视的绿叶树热闹起来。起初只是在浓密的枝叶里开出粽子糖大小的白钻石,路过稍不留心就会认为是自己花了眼,还以为什么都没发生呢。过了一段时期,也就是六月的中旬吧,她们就毫不害羞地打扮起来,一个接一个从抽屉最里头的梳妆盒里拿出一个接一个的饰品,或是别在发髻上,像一只只白蝴蝶,却一动不动,叫人觉得是蝴蝶结呢;又或是挂在胸前,凭长发遮着,若有若无。但要是仔细地去辨别,她们有的自然和谐,有的个性十足,也有的稍稍做作了一点,另一些却打扮得过了,显得俗,无论如何,哪个姑娘不是单纯地想表现自己的美丽呢?还怎么叫人去挑剔。

在泽园会听到这样的对话:“今年那边的栀子花好像没去年多啊。”“对,不过味道好像更浓了。”“今年花开得早,52829号那几天就开了”……润园的人会不会感到奇怪?大家可是当成一件事在关注着她们呢。也许近了,美感也就淡了。班花总是在别人班级的。

可六月又岂止是栀子花开的时候啊!你是否也有过钟情的她,虽然不及海棠来得灿烂石榴来得珍贵,得不到千万人的捧场,但偏偏只有你流连在最容易接触的最平常却也是最纯白的栀子花前。你是否有过远远观望,她却只是在别人前尽情展示的经历。人家来问你请教,你是不是犯傻卖弄过学识。向你倾诉,你却又当成另一回事,相思成疾。你是否冲动地摘了花想去献媚,却在最后关头停了脚步,留花在角落,再一怂,竟索性取了回来,埋进土里。对不起了,我的花儿。

夏天让人昏昏欲睡,又让人蠢蠢欲动。但夏夜的花更叫人迷恋。

大四的在分别了。拥抱,照相,交换电话,说好一定要经常联系。真希翼学长学姐各自摘一朵栀子花,趁她们还未枯黄凋谢,仅当留念。幸好,花谢了明年还会开。我也将要毕业。只是,千万别让花错过了一季,而人,却错过了一生。(彭程)

金沙报第303

责任编辑: admin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